首页  »  综合小说  »  [饕餮故事会系列]作者:饕餮呆
[饕餮故事会系列]作者:饕餮呆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干 狠狠撸 狠狠日 夜夜撸 撸一撸 狠狠射]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饕餮故事会系列】
 字数:6200
 
                            1背叛
 
  柳月无力地把财务报表扔在桌面上,仰头倒向椅子的靠背。
 
  「柳姐?」会计小陈不安地问。「需要给王总过目吗?」
 
  柳月姣好的脸上浮现苍白的神色,「你先出去吧,我自己处理。」小陈出去 后,柳月把报表上那些惨淡的数据再次浏览了一遍,想到王总看到这些报表时的 表情,头疼地更厉害了。
 
  柳月站起身来,走到办公室的落地镜前,看着里面出现的美妙娇躯出神。 
  镜子里的女人身材高挑,穿着一套职业西装,良好的剪裁使得她丰满迷人的 身材凸显无疑,袖口裸露出的白皙肌肤看起来柔软滑嫩,一步裙下那双黑丝*** 足以让每个制服控和恋足癖疯狂。只是苍白的脸上让原本红润的脸上多了一丝病 态,却也让她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唉。」柳月拿起报表,走出了办公室。
 
  王德生皱着眉头听完柳月的报告,「小柳,这就是你给我的成果?」
 
  「王总,你听我解释……」柳月虽然知道这次无法推脱,但还是尝试着减轻 王总的怒火。
 
  「不用说了。」王德生摆摆手,「小柳啊,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下个月如 果还没有我想要的,你看着办吧。」柳月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王德生死死地盯着柳月挺翘浑圆的大屁股消失在门口……
 
  「涛涛,妈妈晚上要加班,你自己出去外面吃吧。」柳月对着电话轻声说道, 心里满不是滋味。
 
  「好的,妈妈不要太辛苦了,早点回来吧。」电话里的男声听不出丝毫不快, 「我给你留着饭呢。」
 
  柳月的儿子叫陈涛,虽然读书成绩不好,但是却有着惊人的烹饪天赋,才1 6岁的他就已经掌握了许多美食的料理方法,连一向严谨的柳月也很难挑出什么 毛病。可以说,在离婚后,每天回家能够吃到儿子做的料理是柳月最欣慰的事了。 
  「乖儿子,不用等妈妈了,早点睡吧。」柳月疲惫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挂 了电话,她感觉有了更多的力量。
 
  电话那头,陈涛正默默看着墙上挂着的柳月的照片发呆。
 
  半个月后,柳月再次被叫到王德生的办公室里。
 
  王德生把一封信扔给柳月。「看吧。」
 
  柳月拿过信一看,脸立刻就白了,几乎一下子瘫软下去,无力地坐在椅子上。 
  王德生摇摇头,信里写的是举报柳月收受敌对公司的贿赂,将公司的重要情 报出卖给对方,从而使公司的招标失败,造成了难以计数的损失。信里还夹着一 张照片,拍的是柳月和对方公司签的秘密协议。
 
  「王总,我错了……求你……我一时糊涂,我儿子,他……」柳月语无伦次 地哀求着。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时的贪念导致了这种后果,更想不明白为什么 那份协议会被拍下来。
 
  王德生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
 
  柳月彻底绝望了。
 
  两个高大的男人走进办公室,把软在椅子上的柳月架了出去。
 
  「以儆效尤!」在公司的大厅里,王德生对着两百多名员工,指着站在绞架 上不断哭泣的柳月,「谁敢背叛公司,这个女人就是榜样!」说着他用力地在柳 月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柳月脚下的活板瞬间打开。
 
  柳月只感觉到脖子一勒,接着就再也无法呼吸了。
 
  这位美妇人还穿着工作时的套裙,两条修长的*** 大腿踢蹬着,双手由于反 绑在身后,完全无法阻止自己迈向死亡。
 
  「啪!」柳月的一只高跟鞋掉在地上。
 
  王德生解开了裤子,把怒涨的肉棒插进了柳月的身体,成为今天第一个进入 柳月的男人。
 
  柳月随着抽插不断摆动着身体,不自觉地夹紧阴道,给了王德生极大快感。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台上疯狂的一幕。
 
  「哦!」王德生低吼着将精液射进柳月的子宫深处,就在几秒前,柳月的甬 道传来一股难以言喻的紧缩感,把王德生的精关彻底击溃了。
 
  王德生缓缓抽出肉棒,柳月已经彻底不动了。
 
  这个美艳的熟女静静地吊在空中,双腿之间慢慢滴着白浊的精液,顺着她浑 圆而丰满的双腿,一滴滴地落下。
 
  柳月的艳尸遭到了公司近50名男性的轮奸。平日里觊觎她身体的男人终于 有了这样一个发泄的机会,都疯狂地蹂躏了她无数遍,从下午到傍晚,大厅里一 直回荡着肉体碰撞的啪啪声。
 
  到最后,柳月的身体被清洗干净,抬到了王德生的家里。
 
  「大厨,你要的食材来了。」王德生费力地把柳月丰殷的身体扔在案板上, 柳月的眼神涣散,嘴角微张,似乎还不能接受自己的死亡。
 
  「不错。」一双修长的手拿过刀,一下子划开了柳月的肚子,美妇人的两个 大奶子顺着重力往两边落去,而肚子里的肠子一下就涌了出来。
 
  那双手熟练地掏取着柳月的内脏,而柳月只是随着处理轻轻晃动肥嫩的身体 ……
 
  两个小时后,在王德生家的餐桌上,被清炖好的柳月静静地趴在盘子中央, 丰满的身体由于炖煮变得更加白皙,皮肤甚至有些透明,不断冒着热气。 
  那浑圆的大屁股不知羞耻地撅了起来,把肉穴完整地展示在两人面前,诱人 的大腿还套着肉色*** 和高跟鞋,显得那么性感而美味。
 
  王德生举起酒杯,对着餐桌另一侧的年轻人,「干杯!」
 
  那年轻人也举起酒杯,被子的反光打在他的脸上,正是陈涛。
 
  「想不到你竟然肯提供她出卖公司的证据。」
 
  「为了品尝妈妈的味道,这点背叛算什么呢。」陈涛脸上带着淡淡地笑。「 为了这个愚蠢而美味的女人,干杯!」
 
                             2必然
 
  「张姐,你确定这样没问题吗?」在这个霓虹灯闪烁的街头,一股娇弱的声 音显得那么不合时宜。
 
  被称做张姐的那个女人转过头来,拉住声音的主人,将她从阴暗的角落里拉 了出来。
 
  「别那么紧张嘛,既然来了就好好享受,张姐什么时候蒙过你?」张姐脸上 乐开了花:「小柳,不是我说你,好容易带你出来玩玩,有什么好害怕的,别忘 了晚上还有好吃的,可别影响了胃口。」
 
  柳月看着眼前的张姐自顾自地走进了酒吧,这个丰满的中年女人总是充满了 成熟的诱惑——也是自己远远不能比的,从她第一天出现在小区的时候,所有男 人的目光就会不自觉地集中在她的身上。无论是傲人的上围还是曲线优美的臀型, 张姐的身材都是罕见的有料。而且张姐有着一张八面玲珑的巧嘴,加上时刻绽放 的诱人笑容,小区里平静的生活很快因为有了这朵交际花而变得生气十足,虽然 不愿意承认,柳月也不得不告诉自己,她在羡慕张姐。
 
  但很快,这样的羡慕就不复存在了。因为张姐开始频繁地造访柳月的家,而 且从来不空着手。本来就不擅长拒绝他人的柳月很快和张姐成为了闺中密友,而 且看起来丈夫也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谁不喜欢自己的妻子交了一个波涛汹涌的 朋友呢?
 
  「去和张姐多聊聊,你老在家里也没意思。」丈夫的话消去了柳月最后一丝 顾虑。
 
  成了朋友,没有什么戒心的柳月很快就把张姐当成了无话不谈的对象,两人 聊天的内容五花八门,而且,变得越来越……色情了。
 
  是的,张姐一开始还和柳月聊一些寻常的八卦事情,但聊着聊着,她便开始 说一些荤段子,有黄色笑话,也有房中趣事。柳月一个老实巴交的家庭妇女,哪 里知道这些,面红耳赤地听过之后,居然也开始慢慢习惯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柳月的神经已经适应了这些简单的成人话题,张姐则不 失时机地升级了一些内容。
 
  「知道吗?我经常会去一个好地方,玩一些刺激的东西。」张姐故作神秘地 说。
 
--------------------
 
  柳月回过神来,眼前的张姐已经走远了,她赶紧悄悄地跟了上去。
 
  这就是张姐说的「好地方」?柳月脑子还是满满当当的迷糊,之前张姐说的 那些事情,已经把这个一个月只有一次性生活的女人彻底地洗脑了一回。 
  进得门来,里面是一片人声鼎沸,不少男男女女正在跳舞,闪烁的灯光和沸 腾的音乐交织其间,柳月被大厅内扩散开来的酒气一冲,顿时有些恍惚起来。 
  柳月脑子一片空白,张姐却是轻车熟路地拉着她走到一边的吧台,「服务员!」 
  一个身穿服务员衣着的青年来到张姐面前,「哟,张姨,好久不见了。」 
  「是呀,最近忙嘛。」张姐笑吟吟地说。
 
  「您还能忙什么呀,不知道又哪家爷们儿遭罪了吧。」青年的脸上浮起坏笑。 
  张姐也不反驳:「臭小子,连你张姨也调戏。」
 
  「哪敢呀,您喝点什么?」服务员问。
 
  「老规矩。」张姐潇洒地一摆手,把柳月搂住。「我怀里这位,也一样。」 
  「好嘞。」服务生答应道。
 
  柳月怯生生地看着眼前的杯子,一股清冽但浓郁的酒香冲击着她的思维。「 张姐,我不会喝酒……」
 
  「嗨,哪有天生就会喝的,酒可是个好东西,你尝尝就知道了。」张姐似笑 非笑地端起酒杯,优雅地一仰脖,那鲜红色的酒液消失在她的喉咙里。这个女人 一举手一投足都有着非凡的魔力,那一饮而尽的动作看得柳月一呆。
 
  「你也试试?」张姐举着空空的杯子,在柳月面前摇晃着。
 
  她的声音并不高,却让柳月心里不住地打鼓,此刻那杯酒就好像神奇的魔药 一般。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她如此有魅力的原因吧?
 
  怀着这样的念头,柳月举起杯子,也一下子喝掉了。
 
  说实话,柳月的酒量还是不错的,但是那杯酒下肚后,她感觉一团火苗渐渐 升起,从腹部开始,一步步地向胸口蔓延。柳月不自觉地按压着胸口,想让自己 好受一些。
 
  「感觉怎么样?」柳月觉得张姐的声音都有些飘渺了,她定了定神,勉强笑 了一下。
 
  「走吧,咱们去看点好东西。」张姐牵起柳月的手,离开的吧台。
 
  酒吧有一个十分巨大的舞台,大部分人都集中在这里,而他们的视线都集中 在舞台上一个不断扭动着的美妙躯体。
 
  璀璨的灯光下,柳月隐约看见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虽然看不清楚脸,但女人 姣好的肤色和那抹似有若无的笑证明了柳月的看法。
 
  女人正在跳一支柳月从来没见过的舞蹈,有力而张扬,每一个动作在女人矫 健的身躯下表现得十分狂野,却不乏丝丝的柔情,一举手一投足,仿佛在用身体 唱一首古老而动人的歌曲。
 
  音乐声也越来越响,柳月不知道是什么乐器能够发出如此有穿透力的声音, 女人的动作也随着音乐越来越快,甚至有些恍惚起来。
 
  突然,一声高亢的吟唱响起,是那始终独舞的女人发出的。音乐声停止了, 女人的动作也停止了。
 
  下一秒钟,女人的头掉了下来。
 
  「啪!」地一声,女人的身体应声而倒。
 
  柳月不太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景,睁大了眼睛,一片血红色笼罩了她的视线, 那是女人断颈处喷出的鲜血。
 
  台下一直静静看着女人表演的观众此刻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把柳月的小小 疑问淹没了。「她,她死了?」
 
  柳月看着女人不断挣扎的躯体,惊讶的同时,内心深处却也奇怪地燃起了什 么东西,仿佛刚刚那股火苗变得更加旺盛了。
 
  直到女人无头的身体被两个壮汉抬走,观众才渐渐安静下来。
 
  半小时后,柳月和张姐坐在酒吧角落的位子上,两人面前摆着一盘烤肉。 
  「吃吧,上好的大腿肉,那姑娘的。」张姐神色如常。
 
  「……」柳月一言不发,只是眼里充满了渴望。
 
  把肉放进嘴里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香味在柳月的嘴里划开,她几乎不能思考 就几下吃掉了。
 
  这是我吃过最好的肉,柳月想。同时,她觉得内心有什么屏障破碎了,一股 欲望疯狂地翻涌而出。
 
  回家的时候,柳月才知道,那杯酒的名字叫「血腥玛丽。」
 
  自从以后,张姐几乎每周都会带柳月来这里,欣赏不同的表演,品尝不同的 美女肉。柳月一开始的那点不安渐渐被美味的食物和刺激的场面驱散,只剩下满 满的期待和渴望。
 
  柳月发现自己已经深深陷入这种极端的游戏无法自拔了,这一天周末晚上, 张姐没有来叫她,柳月反而自己出发了。
 
  酒吧里依然热闹,柳月走到吧台边上,之前调戏张姐的青年使者已经和柳月 相当熟络了,「柳姐,晚上吃点什么?」也许是一个人的关系,柳月总觉得他的 笑容特别热情。
 
  「嗯……嗯,张姐有点事,我就自己来了。」
 
  「是吗?」使者脸上带着玩味的笑,「那既然今天就柳姐一个,我就为你准 备特别的肉吧。」
 
  今天的主菜是一条肥美的蹄子,修长的大腿连着半边浑圆挺翘的臀部,上面 的*** 尚未褪去,那娇嫩的小脚在高跟凉鞋的包裹下显得更加诱人,一股热气散
 出,带着浓浓的肉香味。
 
  「真棒!」柳月发自内心地赞叹,这段时间的秀色经历培养了她对美女食材 的鉴赏眼光,柳月一眼就看出这条蹄子来自一个非常难得的极品女人身上。 
  轻轻切下大腿上的一块肉,鲜艳的肉质让柳月非常喜欢,等到放进嘴里,入 口那种香嫩的口感更是让她无法停止,顾不得矜持,柳月一块接一块地把美味的 腿肉送进嘴里,连腿上的*** 都不愿褪下。
 
  吃了一会腿肉,柳月又看上了那块油汪汪的肥臀,在浓厚酱汁的衬托下,已 经变成了可口的酒红色,光滑的表皮反着透明的油光。用叉子轻轻一碰就毫无阻 碍地没入了,说明炖制的时间非常讲究,完全将这块美臀炖熟而没有破坏形状, 这不仅需要一种高超的厨艺,更需要一个肉质完美的女人。
 
  柳月忘我地吃着,直到再也无法举起刀叉才恋恋不舍地停止。
 
  蹄子还剩下许多,毕竟一个成熟女人的臀部和大腿肉是非常丰满的,以柳月 的胃口根本吃不了多少。
 
  「美女,可以一起吃吗?」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坐在柳月的面前,「肥而不 腻,香滑可口,这样的熟女蹄子可不多见呢。」
 
  柳月抬起头看着男子,「原来你也是个行家呀,我都不知道是个熟女呢。」 
  「哈哈,献丑了。」男子微微一笑,「不但是个熟女,而且还是个熟人啊。」 
  「你真幽默。她的确做得很熟。」柳月心情很好,也回应着男人的小玩笑。 
  「不不不,不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是说,」男子一字一顿地说,「她是你的 熟人。」
 
  「什么?」柳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男子打了个响指,使者推着一个餐车过来了,上面摆着一个银色的盘子,用 同样的盖子盖住。
 
  柳月看着面前的盘子,男子则微笑着盯着柳月:「打开看看吧?」
 
  张姐熟悉的脸出现在柳月面前,还是那妩媚诱人的笑容,栩栩如生又那么真 实地摆在餐桌上。
 
  男子没有理会柳月呆滞的表情,「自我介绍一下,盘子里的这位美妇人呢, 是我的妈妈。」
 
  「妈,妈妈?」柳月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对,亲妈妈。」男子笑起来和张姐有几分神似。「就在傍晚,她被我亲手 屠宰的。」
 
  说着,男子拿出一个平板电脑,打开一段视频。
 
  柳月的眼睛不自觉地看了过去。
 
  视频里,第一个出现的就是赤身裸体的张姐,浑身除了腿上的肉色长筒*** 和高跟凉鞋再无衣物,着是柳月第一次看到张姐的身体,那是足以令所有人都嫉 妒的娇躯,连同为女人的柳月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此时的张姐微微有些颤抖,脸色潮红,勉强站立着,柳月注意到她的两腿之 间不断滴落着白稠的液体。
 
  「妈,感觉怎么样?」男子的声音响起来,「我兄弟们的招待还周到吧?」 
  「阿姨真是够味道!」镜头里出现了几个同样赤裸的年轻人,对着张姐指指 点点,淫笑不断。
 
  张姐妩媚地撇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
 
  男子走到张姐身边,揪住她的头发,张姐吃痛之下,被按住跪倒在男子面前。 「尝尝吧。」男子把怒涨的肉棒伸到张姐的嘴边。
 
  张姐皱了皱眉,还是张开嘴把儿子的阳物含入口中。
 
  男子似乎很满意母亲的顺从,轻轻挺着腰,享受着张姐的***.张姐熟练地套 弄着,白花花的身子在镜头里显得那么耀眼。
 
  大概过了几分钟,男子的快感积累了许多,开始按住张姐的脑袋,把肉棒往 她的喉咙里面捅。
 
  「呜……嗯……」张姐呜咽着却无法反抗男子的粗暴。
 
  这时,男子一直背着镜头的左手伸了出来,柳月看到了一把刀。
 
  男子毫不犹豫地地划开了张姐的喉咙。
 
  「额!!……」血一下就喷了出来,张姐猛地抽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双 手扶住男子的双腿挣扎着。
 
  男子却死死按住张姐的脑袋不让她挣脱开,一只手不停地帮助肉棒做活塞运 动,一只手却在切割着张姐的脖子。
 
  张姐只能跪在地上微微挣扎着,两条修长的大腿不时抽动一下。脸色渐渐由 于失血变得苍白,眼神也渐渐散恍了。
 
  「啪!」地一声,张姐的头终于被切了下来,无头的身体趴到在地,还本能 地抖动几下。
 
  男子似乎担心切割的时候伤到自己的肉棒,一直没有插得很深入,当张姐的 头掉下来的时候,他才放心地把张姐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身下,柳月看到男子的***
 从张姐的断颈处伸了出来。
 
  没几下的功夫,男子心满意足地射出了精液,打在张姐雪白的脊背上。 
  男子把张姐的脑袋提在手里,几个年轻人走过来,把张姐的身子抬走了。 
  视频结束了,男子关了平板电脑,直勾勾地看着柳月:「感觉怎么样?」 
  柳月眨了一下眼,「很……很性感。」
 
  「你想试试吗?」男子似笑非笑地问。
 
  「……」
 
  「想!」柳月几乎快要瘫软在椅子上,「宰了我吧!」
 
  「没问题,不过,你得帮我个忙。」男子笑地更加开心了。
 
  三个月后,「柳姐,这么晚,我们干嘛去呀?」一个怯怯而又动听的声音响 起来。
 
  柳月回过头,妩媚地一笑,一下就把那个声音从角落里拉了出来。「小娜, 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 本帖最后由 zhangbobo05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fzl666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0-20更新.